当前位置:YB亚博在线娱乐阅读电子书网 > 军旅生涯 > 大兵匪

第四十零章 打劫土匪

面对这一突然的举动,大汉惊呆了。他真以为王清给他掏钱,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个子不高,清瘦不打眼的年轻人会突然掏出一支乌黑发亮的手枪来,他甚至以为自己走了神,看花了眼。然而这硬邦邦的枪口使他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钢刀,叭叭两声清脆地枪响,站在庙台上端着火铳的那两名土匪的毡帽被打飞。

王清就在大汉放下刀的一瞬间,一甩枪打飞了端枪土匪的毡帽。他嘿嘿地一阵冷笑后,用枪头点着那些惊呆了的土匪大声道:“放下你们手中的家伙,谁他妈的敢动,就先打死谁!老子的枪法你们也看见了,别他妈的耍花样。”

十几个土匪被王清这一连串的动作,给镇住了。一个个扔下手中的刀枪不敢动弹。正在此时,一只不知死活的喜鹊飞来落在庙后那棵枯死的老榆树枝上,好奇地望着这些人马“喳喳”地叫个不停。王清瞟了一眼说:“你们的脑袋都比它大吧?”说完举手一抢,喜鹊应声栽下树枝。众匪一见,都庆幸自己没有枉动而引来杀身之祸。

王清吹了一下还在冒烟的枪口,不屑一顾地说:“你们都看了吧,老子今天不想开杀戒,哼,杀你们还不容易,不就是十几颗子弹的事,对不对?”没人敢应声,王清猛然用枪一戳大汉,怒吼道:“你听见了吗,都他妈的聋了?”大汉被捅得踉跄了一下身子,连连说:“听见了,听见了,好汉饶命啊!”王清命令道:“把你的人都给我集中过来,我要给你们训话。”大汉忙点头道:“行,行。”说着向站在那里还在发怵的土匪们说:“来,来,你们都过来,听这位好汉训话。”

土匪们都提心吊胆地走过来站好。王清数了数人说:“正好十二个人,一个班,听我口令:‘稍息——立正……’”土匪们哪里懂的这些术语,只互相看了看,不知所措。王清笑了笑说:“算了,算了,都给我坐在地上。”此时刘通,王佃阳都拿着鞭杆立在王清的左右,王清一手提枪,一手叉腰说:“就你们这十几个,凭手中这些土玩艺儿也想拦路抢人?真他的不知天高地厚。嗨,人们都说口外的土匪厉害,真想不到就是这个穷酸样子……你们谁是头啊?”

王清盯住那们长眉凹眼的大汉问,大汉低头不语,土匪们望着神气十足的王清,没人敢说话。王清笑了笑,把枪插入怀中,放缓了口气说:“你们不要害怕,刚才我说过,今天我不想杀人,谁是头儿,报个名,咱们好交个朋友嘛。日后这条道上行走也方便些。”

大汉站起来道:“我……我是头,好汉请训话。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了?”

“我叫……马德彪。”

“哈,哈,哈……”王清听后,放声大笑起来,直笑得这位马德彪毛骨怵然,惊恐地望着王清。王清回头看了看刘通,佃阳说:“唉呀,原来我们碰上马氏三兄弟了,幸会,幸会,真是有缘会呀!”

马德彪两眼直楞楞地望着这位身手不凡的青年人,忐忑不安地说:“你……听说过我们?”王清笑着上前拉住马德彪的手说:“咱们虽不认识,但口里口外的人谁没听过马氏三兄弟的厉害,这叫做人的名,树的影,这一带人都说‘过了边墙出了口,三马挡道不敢走’想必就是你兄弟的大名吧?”

马德彪见王清口气缓和下来,刚才那威不可挡的神气也收敛了许多,那颗惶恐不安的心放松了,于是试探地问:“你们是?”

王清说:“来,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的大哥姓刘,这位是我的二哥姓王,在下也姓王。我们三人准备去绥远做些买卖,不想在这里遇上你们兄弟。”

刘通,佃阳也过来同德彪见过礼。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局势烟消云散了。德彪见王清三人已解除了敌意,于是回头喊道:“老二,老三,你们过来,这是口里的三位朋友,你们也认识一下。”

地上站起两个和马德彪高低差不多的汉子,一个身体较胖,赤红脸膛,眼窝深陷,留着几根黄胡子,年约三十七八岁,此人是马德彪的二弟,叫马德雄。另一个长得较为白净,只是多了几颗麻子,三十四五的年纪,是德彪的三弟,叫马德义。马德彪又叫过一个后生,正是刚才拿着火铳,被王清一枪打飞帽子的那一位。此人生得仪表堂堂,长得浓眉大眼,面方口正,有三十多岁。

刘通乍一看,真有点像景玉堂。德彪介绍说:“他是我的结义四弟,和林县人,原在乡下教书,人称小算盘姜兴。”姜兴胆怯地上前和王清,刘通,佃阳三人见过了礼。

王清问德彪道:“听你口音不像口外人,好像是……”德彪没等王清说完接话道:“唉,老家也是口里朔县人,小时候跟随父母逃荒出了口外……”

马德彪十三岁时,一家人逃荒出口外,在土默特一带打短工,后到和林一家姓康的老财家当了长工。德彪弟兄长大后,也都做了康家的长工。就在七八年前的一天晚上,康家被土匪抢劫了一次,还把康老财捆起来打了个半死。土匪当中有个是朔县口音,康老财怀疑是德彪父亲勾引来的,于是一纸诉状把德彪父亲告到**局。其父被抓进绥远城后惨遭严刑拷打,不到半年就死在监狱里。可怜德彪**因惊吓生病,不到一年也死去。康老财又将德彪弟兄三人赶出家门,还要撵他们回山西。德彪弟兄一怒之下在一个月黑夜潜入康老财家中,抢了他家的钱财就上山当了真土匪。后来那些穷得没了办法的人也投奔在德彪的手下,他们专抢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和过往的大商客。

刘通问:“前几天有七八个布贩子,也是被你们抢啦?”德彪眨了眨眼说:“这些人和您们有关系吗?”刘通摇了摇头说:“不认识,只是在一个店里住时听他们说起这事的,是随便问一问,没别的意思。”

热门小说推荐:妃至倾城,魂断梨园〕〔江湖多笑人〕〔剑侠道传〕〔神启贪婪之始〕〔魔法行录〕〔丑颜皇妃倾天下〕〔婆娑人生〕〔邪剑〕〔数据异修〕〔娱圈霸宠:邪魅首席压天后〕〔冤家的恋爱日常〕〔燕然未勒〕〔涅盘劫〕〔封天灭道之极路〕〔狐女要逆天〕〔仙筏清录〕〔律动岁月〕〔强者的天空〕〔后宫丶美人天下〕〔我的小仙生活〕〔诸天雷罚〕〔会神出使神圣道界〕〔重复着重生只为守候曾经〕〔腐女穿越花魁皇后〕〔铸天为魂〕〔去哪儿〕〔道心术〕〔月羽仙阁〕〔渊缘相抱何时了〕〔星罗幻境,王爵之巅〕〔星梦大帝〕〔伊兰特的风声〕〔穿越三国之吕布传〕〔幻日灭〕〔神武破极〕〔DNF之征战天下〕〔半壁江山〕〔假如时光能倒流〕〔三花聚顶决〕〔云中雪〕〔不是我要的结局〕〔石印〕〔四系混乱魔法师〕〔恶魔的血脉〕〔战神联盟之谎影〕〔求生游戏〕〔灵机子传〕〔星辰轮回气迫苍穹〕〔花臣〕〔守护甜心之仇恨水仙〕〔无日峰〕〔绝美女皇:一统天下〕〔无限空间战场〕〔异世流离录〕〔慵懒帝王的无良妃〕〔至尊守护神〕〔逆转成魔〕〔气至无极〕〔唯爱萌兔公主〕〔废后要出墙〕〔爱的阳光总裁〕〔错恋凡尘之来自异空间的你〕〔DOTA之英雄传奇〕〔青春轻痛〕〔惟我〕〔穿越斗战神之斗战弥天〕〔灰色翅膀下日夜〕〔黑武道〕〔我的26岁女房客〕〔谁念北楼上〕〔异能超校〕〔说出心中的爱〕〔星球之恋〕〔以修炼之名〕〔喵喵是只猫〕〔天规传〕〔亲爱的傲娇先生〕〔血歌异界〕〔无边无延〕〔对打〕〔美女不可以〕〔从矮丑穷到酷炫屌〕〔盗天徒〕〔沉沦中的杀戮〕〔厨子也疯狂〕〔乱界修神〕〔鬼门阎关〕〔穹冥战仙纪〕〔凤鸣银霜传〕〔雪之妖媚〕〔缥缈归途〕〔悲伤四溢短篇小说集〕〔九红重生记〕〔破穹弑神〕〔花语蒙〕〔陈年遗爱〕〔末世之三国系统〕〔网游之萝莉奶爸〕〔逍遥 星缘〕〔我是祸害我怕谁〕〔含笑的扯淡大学生活〕〔墨路传说〕〔拥有WS2奇幻之旅〕〔甜心会长很傲娇〕〔混沌魔法系〕〔天翼修炼传奇〕〔信仰青春〕〔请叫我小道士〕〔他来自农村〕〔霸道无敌〕〔奇闻鬼话〕〔化气天下〕〔惜梦记〕〔全能修仙系统〕〔你们是我最美好的相遇〕〔帅哥,请留步〕〔终将扑向光明:倒逆之蝶〕〔现代仙侠传〕〔盛夏爱恋〕〔真仙浮游
最新入库小说:九珠破神盘〕〔完美杀手〕〔狂剑道尊〕〔航海日志之追梦冒险团〕〔造化逍遥仙〕〔孤单的泪〕〔何为凡人何现仙〕〔现实就是现实〕〔黑袍死神〕〔大魔法世纪〕〔狂妄的少爷〕〔黑暗光明的交织〕〔隐世桃夭劫〕〔风筝有风 海豚有海〕〔神怨之暗殒〕〔无声幻术师〕〔葬世〕〔公主们and王子们〕〔阴阳奇门〕〔仅以流年〕〔我叫朱富贵〕〔吾非凡人〕〔锦衣高手〕〔樱花的故事〕〔复活公主鬼灵精〕〔极品男教师〕〔杀意江湖〕〔醉杀江湖〕〔情迷香气〕〔异界之纨绔修神〕〔掠雨惊痕〕〔惊梦的指碎梦的剑〕〔伊神园〕〔武逆破道〕〔丧尸世界的生存法则〕〔破坏元素〕〔守护甜心之恶魔的背叛〕〔重生之千金来袭〕〔遗·地底魔域〕〔绝世神起〕〔变形金刚是我的ok〕〔木头先生恋爱季〕〔燕儿天〕〔说不清的秘密〕〔携妹闯天下〕〔六欲石〕〔豪门虐恋:最是流年景〕〔这个学校怎么看都有问题〕〔辛月儿和她的外婆母亲女儿〕〔网游之独龙〕〔这个学校怎么看都有问题〕〔音乐疯人的假想〕〔血尸医经〕〔逆天神通〕〔创世之曙〕〔天狼双星记之烈火战狼传〕〔樱渡守缘〕〔永夜猎吻:甜宠小新娘〕〔毛衣情缘〕〔魂之守护〕〔北追〕〔鸡鸣犬吠集〕〔复仇的天使心〕〔墨痕传说〕〔魔神天魂〕〔浴血龙吟〕〔风情公寓〕〔烈火刀碧泉剑〕〔网游之问世〕〔撕天者〕〔魂耀星空〕〔爱情公寓5小说版续写〕〔无上六道〕〔大剑之狂战士〕〔狙神之殇〕〔无名复仇之路〕〔穹苍炫幻〕〔箭箭虐心〕〔锦堂春色〕〔桃花奇情录〕〔檀贡〕〔我的蚊子分身〕〔他从西方来〕〔穿越之异世灵妃〕〔召唤之近战唤神〕〔军帅〕〔仙尘碎梦〕〔重生之格斗天堂〕〔第九龙王〕〔超级篮球经理人〕〔相力〕〔巅锋崛起〕〔渡神劫〕〔霸天三部曲之霸天武皇〕〔武极神通〕〔荒芜至尊〕〔蕾丝发带〕〔杂烩〕〔逆转九义〕〔魂玉大陆〕〔五行戮诀〕〔寂寥〕〔无论在哪个时空你都是我的〕〔天啸九都〕〔重修仙途〕〔时代之主〕〔夜尽破君剑〕〔重生三国之锦帆甘宁〕〔爱的第七章〕〔我的同桌会通灵〕〔逆神途〕〔夜恋腥风血雨情〕〔重生之网络全才〕〔秀逗的语文课〕〔青春血泪史〕〔美男相公爱争宠〕〔一世女儿红〕〔女仆成长记〕〔卡术武装〕〔消失的阿卡迪斯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